新闻动态   News
    无分类
搜索   Search
你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动态

第四九六章 痴心绝对

2017-12-1 17:52:20      点击:

  夜里躺在床上,以往沾枕头就睡的王贤,这会儿却怎么也睡不着,脑里像走马灯似的,回映着来山西后的一幕幕,说起来他在山西的时间并不长,也就俩月而已,怎么却感觉如此的漫长呢?

  是因为在山西事情太多,太累所致么?应该是这样吧,否则怎会有心力交瘁的感觉?王贤一下就无比思念起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妻,一刻也不想在山西待下去,脑海只有一个念头——回家回家

  他让二黑早点睡,结果自己彻夜失眠,四更天便起来,喊周勇几个拿上撬棍铁锨,打着火把来到行辕后院的那座松风亭。

  “动手吧。”王贤接过一个火把,亲自为周勇几个照亮,几人便开始动手,吃力的将凉亭地面上铺着的宽厚长石条,一块块撬起搬走。费了老大劲儿,才清出一块尺长两尺宽的地方,露出下面冰冻的土地。

  “小心点挖。”周勇几个用铁锨轻轻铲着坚硬的冻土,好像怕伤到什么似的。挖了足足顿饭功夫,竟显出一口一看就是临时拼凑的棺材来。

  扫了扫上面的土,周勇将棺盖轻轻打开,便见里头用锦被包裹着一具年轻的女尸,天寒地冻,尸体没有腐坏,面貌栩栩如生,正是王贤在行辕第一晚,那个服侍他的侍女嫣儿……

  那夜周管家得了张春张藩台的命令,将她击晕后投到行辕后院的井里……这对担任管家的他来说,不是什么难事儿。只是周管家万万没料到,嫣儿尸首落水的噗通声,惊动了听觉超人的顾小怜。当时顾小怜正在红袖添香,外头万籁俱寂,这一声听得分外真切,她便随口说了句,好像是大石落水声。王贤闻言失笑道:“原来你也有听岔的时候,为了防止杂物入水,院里的水井都是加盖的。这大半夜的谁会打开井盖……”说到这他自己的脸色先变了,马上去喊周勇,让他到水井查看,结果发现井下有人。王贤马上命封锁消息,赶紧打捞……结果捞上了已经溺水而亡的嫣儿姑娘……

  吴为的尸检结果也验证了,嫣儿虽然是溺水而亡,但后脑受过严重的钝器伤,且受伤的位置,不可能是落水时伤到的,肯定是有人先偷袭了她,然后将昏迷的少女投入井。

  “是。”周勇只好赶紧出去,不知大人这是要于什么。王贤也跟着出去,在院里转了一圈,最后指定了松风亭,让他将的嫣儿先藏在亭下……后来周勇自然知道,原来大人是将计就计,狠狠坑了凶手一把。

  如今,周管家和张春都相继毙命,也算为嫣儿姑娘报了仇,可那个温婉柔美、总把他服侍的无微不至的小侍女,再也活不回来了……王贤对她满是愧疚,他焉能察觉不到,嫣儿十分想跟着自己回江南,摆脱在山西朝不保夕的处境。可他始终对嫣儿怀着戒心,最终没给小侍女一丝希望……最终小侍女香消玉殒,虽不是他害死的,却因他而死,让王贤焉能不满怀愧疚?

  因为棺木已经冻在土里,取不出来,侍卫们小心揪着被角,将嫣儿的遗体移到早准备好的柴火边上,柴火上还淋了油。www.sg697.com

  王贤看她最后一眼,眼圈一红道:“嫣儿姑娘,别怕。”说完用手的火把,轻轻往柴火上一点,大火熊熊而起,转眼便吞没了她的遗体。

  目极千里兮,伤春心。魂兮归来,哀江南……”王贤在火堆前,诵念着屈原的招魂诗,看着高高窜起的火,漫天飞舞的灰,似乎真有魂灵归来一般。

  大火烧到天亮才熄灭,王贤亲手将嫣儿的骨殖收入一口内里衬着白缎的铁罐,用瓷罐的话,他怕路上颠簸坏了。又将铁罐牢牢绑在马背上,做完这一切,他轻声呢喃道:“嫣儿姑娘,我们回江南了……”

  离开太原城的时候,天刚蒙蒙亮,天上下着粉末似的雪花,说起来,这雪打来山西就断断续续没停过,偶尔晴天也是日头惨白,让人感觉不到一丝温暖

  王贤等人思乡情切,尤其是他喊出回家过上元的口号后,众人更是归心似箭……今儿个初七,上元节到正月十八,还有十天时间,从太原到南京两千五百里,凭着王贤手里的王命旗牌,每到一处驿站,都是优先换马,十天两千五百里,虽然紧张了点,但仗着年轻力壮火力旺,也不是太困难。

  于是一行人狼奔豕突,三天就奔出一千里,离开了山西界,来到郑州修整。大队人马修整,二黑却要送龙瑶回家……王贤不知发了哪门疯,竟也要跟着一起去探望龙潭龙长史。

  王贤出门,周勇自然要带人跟着,一群碍眼的家伙,让二黑这些天想好的临别赠言,统统无法说出口……他知道一帮无良的家伙,就是在等着听他的笑话,不想后面十几年,被人时不时嘲笑,他只能憋到内伤了。

  两人立在无人的巷里相对无言,龙瑶低头看着脚尖,心里乱麻一样,二黑更是使劲挠头,把个脑袋挠成了鸟窝。

  二黑心说我还是男的,得先开这个口,“妹,你别听他们瞎起哄,我这就送你回去,今后恐怕咱再也见不着了,你也不会整天被我缠着烦你了。”

  “呃……”二黑的心跳猛烈加速,暗暗叫道,乖乖隆地洞,不会是有戏吧?马上激动道:“那你跟我回京城吧,哦不,我得先上门求亲……”说着傻呵呵的挠头道:“婚姻大事,是要三媒聘么。”

  “为啥?”二黑那狂跳不止的心,一下又停滞了。“你不是跟朱美圭没有……”顾小怜偷偷告诉他,龙瑶还是个姑娘。

  “……”龙瑶的脸腾地红了,没想到他连这都知道,俏面滚烫道:“我与世有婚约在身,他若还是高高在上的太千岁则罢,可现在他遭了难,前途叵测,我要是毁约的话,我还算人么?”

  隔墙有耳,王贤几个根本没走远,而是绕道后头在听墙根,这一听不要紧,可把几位给肉麻坏了。王贤摘下手套,指指自己的手背,全是鸡皮疙瘩。吴为几个也是同样的感受……

  “不听了,不听了,太二了。”王贤先离开巷,往龙潭家走去道:“怪我黑叔给他儿起这名,二黑二黑,真是又二又黑……”

  “大人,我怎么觉着挺感人。”周勇却跟上来,用毛茸茸的手背擦着眼角道。“不是说世上最珍贵的,便是得不到。”

  “我们现在不是在山西了,”王贤正色道:“还是要以德服人的。”说着突然扑哧一笑道:“我王老虎要以德服人”